日本 韩国 香港三级片网站

職工文苑
當前位置:網站首頁 > 資訊動態 > 職工文苑 >

兒時的榆錢兒

濟能發集團 2021/04/06 08:11

“你們幾個快過來,熱騰騰榆錢窩窩出鍋嘍,趁著熱乎快來吃”只聽見嫂子一聲呼喊,看著香噴噴榆錢窩頭,一下子把我的思緒帶回了兒時

  相信現在有不少年輕人已經不知道榆錢是何物了榆錢兒也叫榆莢,是榆樹的種子,綠色、片狀,它脆甜綿軟,清香爽口,又因它與“余錢”諧音,寓意著吉祥富足,中間鼓出來,邊緣處薄薄的,嫩綠扁圓,有點像縮小版的銅錢,故而得名。榆錢兒很好吃,可以生吃,嫩嫩的,甜甜的,帶著些微的青氣。

  我的老家在農村,老家的庭院前面有個大坑,一般情況下是沒有水的,除非下大雨存在里面,坑的兩側有四五顆老榆樹,每年陽春三月,榆樹的枝杈上便綻滿一串串青青的榆錢兒,在春光里在微雨中鮮亮亮地綠油油地喜人誘人饞人,總是讓人迫不及待地捋上兩把塞進嘴里,滿齒唇香,什么干凈不干凈的早拋到九霄云外去了,那個時候的東西都是無公害的,入口鮮爽爽、清甜甜的味道,每每想起仍回味無窮

  我哥哥比我大五歲,從小我就是他的小跟班,走到哪里到哪里,屁顛屁顛的跟隨,記得那一年榆錢兒熟了,有幾個和哥哥差不多的小孩子趁大人們不注意的時候,偷偷地爬到樹干上,看準一枝結得大而多、一嘟嚕一嘟嚕搖擺的榆錢兒,毫不留情地折下來,如果有大人路過,就會大聲的訓斥他們,“爬那么高摔下來怎么辦,掉到坑里怎么辦,這么危險。還有,以后不許折樹枝子,折斷了明年怎么長,快點下來”,哥哥他們幾個束手就擒,乖乖下來,大人們雖然訓斥著哥哥們,但回頭還是幫我們打榆錢,我們幾個裝完滿滿地一袋子高興地拿回家交給媽媽和奶奶

回到家媽媽就拿出一個大盆,用清水洗上四五遍,撈出來放到蓋簾上,把水漓干,晾干的空隙,媽媽地鍋火苗正旺,大鐵鍋里已經燒上了水。媽媽取出玉米面、白面粉,放上適量的水攪拌,再將清洗干凈晾干的榆錢放進面盆里拌勻,水慢慢往里加,和成軟硬適中的面團,媽媽說不能太軟,否則捏不成形,媽媽一邊說著一邊捏著窩窩,我和哥哥也在旁邊幫忙,但是越幫越忙,沒有一次捏成形,奇形怪狀,也都被媽媽放到鍋里了,這些都做完,媽媽就用她那嫻熟的動作,把鍋蓋得嚴嚴實實起來。媽媽又開始用玉米桔桿把地鍋燒起來,灶膛里的火越燒越旺一股股熱氣順著鍋沿的縫隙鉆出來,夾雜著淀粉和榆錢兒的香味,惹得我們使勁地吸著鼻子,口水早就順著不爭氣的嘴角流下來了。二十分鐘左右,一鍋香甜可口的榆錢兒窩窩頭便出籠了。媽媽打開鍋蓋的瞬間,一屋子的香氣便彌漫開來。這時候,我和哥哥用大盤子端了幾個分別給爺爺、奶奶、爸爸,我倆便狼吞虎咽吃起來。

媽媽喜歡用榆錢兒蒸窩頭,奶奶則喜歡做餾菜。玉米面,放上適量的水攪拌,不稀不干,恰到好處。鐵鍋里的水冒出熱氣的時候,奶奶就把一個大大用來蒸包用的篦子放到鍋里,篦子上面鋪上一塊大大的把玉米面均勻地撒在上面再把已經瀝干的榆錢兒均勻地撒到玉米面上,點兒等熟了之后蘸點醋吃,啊,好香,至今想起來仍口齒生津

又到了榆錢兒掛滿樹枝的季節,看一串串蒼翠欲滴的榆錢兒,思緒萬千。物是人非,榆錢兒變了,吃到嘴里的味道也變了,奶奶的榆錢兒餾菜,媽媽的榆錢兒窩頭再也吃不到了。不過那種兒時的快樂,吃榆錢兒的享受,是刻在心里的回憶,是永遠抹不掉的記憶。

■物資公司 薛小冬